目前日期文章:201205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101年5月3日國語日報第四版「青春」刊登

 

本校學生912黃宥瑄新詩作品

  

 

作品名稱:思親 

思念 飛天

圍繞 心弦

化鳶鳥 相隔

一碧如鏡的藍天

白雪思念朔風

吹拂愁顏

絲絲綿綿

請細聽

海風 稠濃

淹沒

萬頃浪花的思念

1010503-912黃宥瑄    

  

readsh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  桃園青年第452期  

 

  本校8年8班黃綮璿~散文作品「向阿公致敬」

 

榮獲  第九屆桃青文學獎--國中組散文佳作

 

文章內容:

   今年八月八日,我們全家專程回新屋老家,陪阿公過父親節。這是一次令人難忘的回鄉之旅,「度假」二字實在不適合用在這裡。因為這次我看到不只是日漸蒼老的阿公,還有年華老去的農村。

   下車時,我第一眼就看到隔壁阿伯公田裡的燒得焦黑一片,因為當時我們趕著把禮物提下車,也沒在意看清楚,只聽到阿公家裡傳來一些老人的聊天聲。

   開始,我是以一種聽講古的心情試著揣摩阿公他們四縣腔的聊天內容,但聽著聽著,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鬱悶壓在心裡,有些無奈,但更多的是感受到生命的悲涼,以及無與倫比的執著。

   原來阿伯公得了重病,再也不能下田耕種了,他所有的女兒和次子都搬到了外地,唯一和他一起住的長子也在工廠裡上班,孫子還在讀大學,根本沒有人會回來種田,在七月收割之後,阿伯公決定休耕。

   我環顧四周,看到的每一張臉孔都是那麼蒼老,從額頭到嘴角,都留下歲月深深的足跡,他們皮膚黝黑,雙手佈滿粗大的青筋。他們任勞任怨,耕作過幾十個年頭,走到今天早已筋疲力竭了,這一切都是為了對祖先的承諾,對土地的不捨。成家,完成綿延後嗣的責任,生命走到這裡,他們並無希望,只期可以無牽無掛,安享晚年,卻還要面對後繼無人的窘境。

   因此,再那廣漠的田野上,在那綠油油的莊稼中,幾乎都是老人們在耕種。他們又有遠超過常人的體力和難以理解的忍耐力。就像我的阿公,為了對他父親的承諾,不惜以一生的時間與血汗去守護祖先留下的土地,他的弟弟妹妹們陸續長大,相繼離家,從事工商業、服務業。阿公是否活得快樂,我不得而知,但我確知,他過的心安理得。

   幾乎能肯定,阿伯公的田會一直休耕下去,而我的阿公有不可能永遠在田裡忙碌,但阿公阿婆都樂觀的說:你們年輕人去外面打拚,我們能做一天算一天,能做多少就做多少。

   傍晚時,廚房裡轟隆的抽油煙機聲中,響起阿婆高亢的嗓音:「轉來食飯喔!」門外的曬穀場上,阿公唱的客家山歌伴著卡打車鈴聲由遠而近的傳來。這使我想起李商隱的兩句詩:「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乾」。

452-第九屆桃青文學獎-80801黃綮璿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

readsh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